主办:中共凉山州委政法委员会 凉山州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 承办:四川法制报社
您当前的位置:凉山长安网  >  凉山禁毒
当毒品交易遇上警方夜查
www.liangshanpeace.gov.cn 】 【 2018-09-21 10:40 】 【 来源: 凉山长安网 】
  兵娃开车来到石板桥,正准备联系发娃进行毒品交易,突然遇上当地警方开展夜查行动。前方探路的马仔杨某、孔某迪看到一群警察正在抓人,担心撞在枪口上,赶紧打电话通知发娃。发娃又立即电话联系兵娃,改变了交货时间、地点。然后,两拨人悄然离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贩毒团伙轮廓初显

  2015年8月上旬,在凉山州公安局禁毒局的大力支持下,甘洛县公安局获得一条重要的情报线索——有凉山籍犯罪嫌疑人欲从事大宗毒品违法犯罪。甘洛县公安局迅速抽调精干警力组成小分队,南下开展线索经营和案侦工作。

  8月22日,骄阳似火。在云南保山市主城区,甘洛县公安局一名局领导带领小分队民警老马、小木、老李、小高等人,汗流浃背地穿梭在大街小巷。连日来,他们辗转于西昌、云南大理、临沧等地,围绕相关线索以准确锁定嫌疑人和固定证据为重点,秘密展开侦控工作,一名叫万某银的男子进入警方视线。万某银经常往返于西昌、云南昆明、保山、大理等城市,神秘地与一些身份不明的人员接头,种种迹象表明,他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运输、贩卖毒品团伙。

  随着案情轮廓基本凸显,8月27日,甘洛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抽调32名民警为成员,一路在西昌开展工作,一路在云南开展工作。专案组通过内查外调,一个以万某银为首的运输、贩卖毒品团伙浮出了水面。专案组民警继续深入研究案情,综合运用多种侦查措施和手段,摸清了犯罪嫌疑人的运输通道、成员构成及活动规律,这起贩毒案终于迎来了收网的关键时刻。

  “狐狸”消失夜幕中

  8月31日晚上9时许,云南省临沧市永德县永康镇南端一个菜市场附近,专案组民警老马、小木及施甸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派来协助的民警小李、小张、小董正在此布控。专案组得到可靠情报,当晚10时30分,毒贩将在菜市场进行毒品交接。办案民警严阵以待,只等送货人和接货人的出现。

  晚上10时5分,一辆从昆明方向驶来的崭新无牌白色轿车在菜市场附近公路停了下来。副驾驶位置上下来一个体形偏瘦的男子,他叫吴某发,外号“发娃”,是接货人,现年30岁,云南昭通市邵阳区人。发娃下车后,白色小轿车随即开走。发娃拨通送货人兵娃的电话说:“我已经到了约定位置,你赶紧来。”“我已在路上,马上就到,怎么跟你接头?”兵娃是一个矮胖男子,他反问道。此时,他正驾驶一辆面包车驶来,给他探路的马仔杨某、孔某迪开着一辆轿车在前方不远处行驶。“我旁边有一根电杆,右脚边有一截折断的树枝。”发娃说完便挂了电话,随手从路边树上折断一截树枝丢在路边等着。“你怎么还没来?”发娃等了半个小时后,又打兵娃的电话询问。“莫着急,在堵车。”兵娃回答。为了不暴露目标,专案组民警始终与发娃保持适当的距离。发娃继续等着,却始终不见兵娃踪影,40多分钟后,兵娃连续接听了两次电话,开着车走了。另一边,那辆崭新的白色轿车由远处驶来接上发娃,直接向昆明方向走了,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通过假交易反侦查

  “咋回事?莫非嫌疑人看出了什么破绽?”专案组民警一阵纳闷。

  原来,兵娃开车到石板桥正准备联系发娃,突然遇上永德县公安局民警开展夜查行动,探路的马仔杨某、孔某迪看到一群警察正在抓人,担心撞在枪口上,不敢交货,立即打电话通知兵娃。兵娃听到风声后,电话通知发娃改变交货时间、地点,然后悄然离去。

  白色小轿车将发娃拉到云县某宾馆开房睡觉。9月1日上午8时许,老马组织召开部署会,决定兵分两路行动,由小木带领小李、小张、小董等4人为一个组,负责现场抓捕;由老马负责跟踪及外围堵截追捕。通过侦查,专案组得到情报,9月1日下午,毒贩将在永德县永康镇“好又来”餐馆附近进行毒品交接。专案组按既定方案实施抓捕。

  9月1日中午12时许,发娃乘坐白色小轿车从云县出发,于下午6时许抵达永德县永康镇。发娃下车后,沿街边步行前往万家富超市,白色小轿车跟在其后。发娃走着走着,兵娃坐一辆黑色的越野车迎面驶来,停在旁边。发娃上了兵娃开的车,来到“好又来”餐馆。两人时而窃窃私语,鬼鬼祟祟;时而东张西望,左顾右盼,装着马上就要交接的样子。在此秘密布控的小木等民警洞若观火,但他们始终按兵不动。发娃、兵娃等人在餐馆里吃饭,并没有进行毒品交接,吃完饭后各自离去。

  发娃和兵娃“虚晃一枪”,实际上是在对警方实施反侦查。没有发现警察跟踪,他俩及其同伙便商定了交货时间、地点。专案组分析研判得知,毒贩将于9月1日21时30分,在永德县永康镇新街十字路口右则塑像旁边进行毒品交接。晚上8时许,小木带领民警身着便衣提前赶往“塑像旁边”不远处潜伏。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可是到了交接时间,却始终不见“目标”出现。转眼又过了1个小时,还是不见动静,难道情况有变?专案组领导作出指示,继续蹲点守候,没有得到通知不得撤离。

  原来,狡猾的发娃、兵娃及其同伙临时改变了交接时间。22时许,白色小轿车在万家富超市附近把发娃接到后开往临沧方向。开出10多公里后,发娃打电话给兵娃说:“可以交货了。”兵娃回答:“我五六分钟后就能到达约定的位置。”发娃到“塑像”旁边后环顾四周,未见异常,便站在路边等。不一会儿,兵娃把车开来停在发娃面前说:“这里不安全,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就在前面。”于是,发娃上了兵娃的车。

  大毒枭落入法网

  23时20分,兵娃随发娃来到永德县永康镇施孟路M111公里处兴盛宾馆前的停车场下了车。兵娃带着发娃走到事先停在停车场的一辆面包车附近,右手指着那辆面包车对发娃耳语道:“东西在这辆车里,你去清点一下个数。”发娃小声回答说:“在车上我不敢清点,等把车开出停车场后再清点。”兵娃犹豫了一下说:“你先上面包车,等我开着车先出去,你过一会儿再启动车子,在我后面跟着就是了。”发娃点了一下头:“要得”。

  此时,小木和抓捕组民警隐藏在停车场附近的空心砖墙后面潜伏。23时30分,发娃刚把面包车开到停车场外的路口时,小木确认发娃已经接到海洛因,便大喊一声:“不许动!我们是警察。”话音刚落,他不顾个人安危,一个箭步冲上去将面包车拦了下来,眼疾手快地将车门打开,把发娃一把揪下来按倒在地,几乎同时赶到的小李、小张、小董给发娃戴上了手铐。民警在车上缴获用黑色胶带包裹的毒品海洛因74块,经称量,毛重27868.03克,净重25783.31克。

  另一边,探路马仔杨某打电话给发娃,而发娃未接电话,他知道大事不妙,伙同孔某迪开着车逃离永德县永康镇,沿公路往云县逃跑。老马带领民警驾车追捕,并叫前方云县警方协助拦截。在云县公安局禁毒大队的协助下,9月2日凌晨零时30分许,警方在云县警务站将这辆轿车堵截,老马等民警冲上去打开车门并取下车钥匙,将车上的杨某、孔某迪等人抓获。几乎同时,专案组在西昌的行动也传来捷报:嫌疑人贾某某、阿某等人在西昌市被抓获归案。

  9月2日凌晨1时许,在昆明市禁毒支队协助下,凉山州禁毒局民警在云南省官渡区螺蛳湾谷神精品酒店附近将万某银、雷某军、杨某发、唐某国、孙某云抓获归案。

  至此,甘洛县“2015·9·1”特大运输贩卖毒品案成功告破。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0名,缴获毒品海洛因25.78千克、涉案车辆4辆,毒资50余万元。该案系甘洛建县62年以来破获的最大一宗运输贩卖毒品案,为甘洛禁毒缉毒史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多名毒贩被判死缓

  2015年10月1日,甘洛县检察院对“9·1”特大运输贩卖毒品案万某银等8名犯罪嫌疑人作出批捕决定,贾某某、阿某被取保候审。

  近日,凉山州中级法院对甘洛县“2015·9·1”特大运输贩卖毒品案进行了审理,判决如下:被告人万某银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吴某发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杨某发犯贩卖、运输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唐某国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雷某军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孙某云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被告人杨某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3年,并处罚金30000元;被告人孔某迪犯运输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30000元。
编辑:唐玉饶